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书法空间 > 书法家 >
作品欣赏 书论 书法百科 书法家

书法人物大家|顾洛阜

浏览次数:    时间:2019-12-26
分享到:

在北美地区收藏中国古代书画的众多收藏家中,除华裔收藏家外,有两位美国收藏家也堪称是一流名家。他们是顾洛阜(John M Crawford  Jr,1913—1988)和安思远(Robert Ellsworth)。顾氏专收藏中国古代书画,斋号“汉光阁”。安氏专收书法、碑帖和古代家具。两人皆是收藏家兼古董商,安氏也是华裔书画史学者和收藏家王方宇先生(1913—1997)的弟子。
    顾洛阜出生于一个爱尔兰移民家庭,他的父亲是一名成功的企业家,故世之后留给顾洛阜一笔可观的遗产。顾氏因此不必为温饱生计而担忧。他遂开始收藏英文善本书籍,在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起转而收藏中国古代书画。但顾氏既不懂中国文字更不懂书画鉴定,而他唯一有的就是雄厚的资金,所以他必须找一个帮他“掌眼”的专家和经纪人。顾氏幸运地遇到了一位日裔美籍古董商濑尾梅雄(Joseph Seo,1911—1998),濑尾在纽约开有古董店,专营东亚艺术品。
    顾洛阜与濑尾氏最著名的合作项目,就是购藏了一批张大千大风堂收藏的书画名迹,先后有二十一件之多,均曾著录于《大风堂名迹》之中。其中著名的有宋人李结《西塞渔社图卷》(后有范成大、洪迈等七位宋人题跋)、宋人郭熙《树色平远图卷》、宋徽宗《翠竹双禽图卷》(一名《竹禽图》),另外还有马远、刘松年、梁楷、李迪、吴镇、倪云林、沈周、唐寅、仇英、石涛、八大、王翚等名作。但顾氏后来收藏的几件书法名迹,并一直误传为也是张大千收藏的书法名迹:黄庭坚《廉颇蔺相如合传》、米芾《吴江舟中诗卷》、耶律楚材《送刘满诗卷》等,其实并非是张大千藏品,而是香港收藏家王文伯的藏品。可能是濑尾氏想借重张大千的名望而有意讹传。后来,顾氏随着自己的“眼力”增高,开始独立购藏而“跳过”濑尾氏时,濑尾一怒之下与顾氏断绝了来往。真所谓“师傅领进门,修行靠自己”和“教会徒弟,师傅讨饭”。
    在顾洛阜收藏书画的年代,欧美艺术品拍卖公司的中国书画拍卖业务并不多,所以顾氏收藏书画主要是通过藏家前来“献宝”或通过中介人“代理”,偶尔也参加拍卖,但极少独自外出“寻宝”。古今中外的收藏界都有一个奇特的现象,“坐家”收宝往往比外出“寻宝”更易得到想要的东西,但这一前提条件就是要拥有雄厚的资金。顾洛阜凭借这一优势,并且采取了人弃我取的方针,重点购藏书法,逐渐成为当时北美地区收藏中国古代书法的第一人。1962年,顾洛阜借纽约摩根图书馆首次举办藏品展览,并出版展品图录,曾经轰动一时。
    顾洛阜在近三十年左右的收藏生涯中,总共约收藏有二百余件中国古代书画作品,另外还有少量的当代中国画作品,其中主要是张大千的作品。因为顾氏也兼书画商身份,所以难免“以藏养藏”,也时常出售一些藏品,但总体而言是“藏多售少”,他出售的对象主要是美国各地的博物馆。华裔美籍书画史学者方闻先生曾担任纽约大都会博物馆亚洲部特别顾问兼顾问部主席,他在任期间主要负责为大都会博物馆购藏中国古代书画。他当时有一个设想:一个博物馆如果一件一件去收藏书画作品的话,不但费时费力费财,而且为时已晚,应该收藏“收藏家”,也就是博物馆将某些著名收藏家的藏品整体收藏。这是一个非常有远见的和具有前瞻性的机划,只要这一计划能够得到博物馆董事会同意,就极具有可操作性。方闻得到了他在普林斯顿大学的同学、前美国财长、华尔街富商、后任纽约大都会博物馆董事会会长狄龙的大力支持,并出巨资鼎立相助。方闻当时首先“锁定”两个收藏家:华裔收藏家王己千(C C Wang,1906—2003)和顾洛阜。
    世上从来就没有永远的收藏家,收藏家其实只不过是自己藏品的暂时保管者和拥有者而已。因为顾洛阜一生只有男性伴侣,并无子女,故也不存在财产继承人问题,但他必须要处置自己的藏品。既然纽约大都会博物馆是北美最大的博物馆,应该也是自己藏品归宿的理想之地。所以从1981年起,顾洛阜逐步开始向纽约大都会博物馆捐赠或“半卖半捐”自己的藏品。在1984年10月,大都会博物馆为顾洛阜捐售藏品举办了一个展览会,并出版了一本展览《清册》,共计177件(组)书画展品。
    顾洛阜生前曾经出版有多种自己的藏品集,由于他不懂中文,所以藏品集的相关事宜均委托书画史学者或好友编纂。其中较为著名的有几种:《顾洛阜藏中国书画谱》(1962)、《从顾洛阜藏品中看文徵明和他的朋友》(1974)《中国书画概观》(1978)、《顾洛阜藏宋元法书名迹》((1982)等,身后还有《形象之外:中国书画(8—14世纪)》(1992)。但上述图书或目录大多是为了配合展览而出版,且均为英文。
在去年12月,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了由顾洛阜生前好友、美籍华裔收藏家兼书画史家翁万戈先生编的《美国顾洛阜藏中国历代书画名迹精选》一书。共收入顾氏收藏的中国古代书画作品一百零八件(组),顾氏一生收藏的中国书画名迹基本均包括在内。翁先生与顾氏相识于1962年纽约摩根图书馆首次藏品展览之后,在后来的二十六年里两人始终是雅道挚友。但翁先生在与顾氏交往过程中始终保持两个“君子原则”:一是不发表对藏品真伪的意见;二是不过问藏品的具体交易价格。
《美国顾洛阜藏中国历代书画名迹精选》一书,全部由翁先生撰写藏品的详尽说明,用力甚深。书前还有翁先生撰写的《序言》和长篇论文《美国收藏中国书画简史到顾洛阜的收藏》(1—14页),对“二战”以来美国收藏中国书画和学术研究的历史作了较为详尽的论述,极有参考价格。书中刊印的书画作品,有些是彩版,有些是黑白,有些图片可能是得之与不同时期,所以视觉效果的差别较为明显。有些有局部放大图片,也有些附有同类风格或同一人作品的比较图片,让读者自己去赏鉴评定真伪。
 顾洛阜作为一个不懂中文的美国收藏家,虽然曾有过“专家”帮他“掌眼”,后来他自己也“悟”得此道玄奥,但他的某些藏品的真伪也的确是值得推敲的。我曾经读过台湾书画鉴定家和美术史学者江兆申先生的《东西行脚》一文(见《灵沤类稿》,台湾世界书局1997年7月),其中有一节就是专写顾洛阜收藏的,江先生与顾氏关系甚为融洽,顾氏收藏印“汉光阁”、中文姓名印和斋额均出自江先生手笔。江先生在文章中对顾氏所藏的宋人乔仲常《后赤壁赋图卷》、宋人高克明《溪山雪霁图卷》均有婉转的质疑。世上从来就没有不“走眼”的藏鉴家,这并不值得多少大惊小怪的。
在本书108件(组)作品中,以我的拙眼来看,真迹故多,“存疑”难免。苏东坡《墨竹图卷》,题跋明显为后添。宋人乔仲常《后赤壁赋图卷》,名款为后添。宋人《骑驴图》轴,似为日本佚名“禅画”。沈周《秋林静钓图》轴,五百年左右此图始有张大千有鉴藏印。仇英《沧浪渔笛图》轴,真迹已近年在国内拍卖。陈洪绶《烹茶图》扇面,图中人物拙劣。八大山人《山水十二册页》(1699),此图册三百余年以来,张大千是“第一位”收藏者。甚可怀疑。与张大千同处一个时代,是鉴藏家们的悲哀,无不有“既生瑜何生亮”的无奈之叹。在其中一幅清初王铎的绫本水墨《山水》轴隔水绫上有朱省斋三枚收藏印:长方朱印“朱省斋书画记”、白文方印“深知书画真有益,却悔岁月来无多”(陈巨来刻)、朱文方印“梁溪朱氏省斋珍藏书画记”。另有朱文方印“庞耐”,庞耐女士是美国书画古玩商,朱省斋当年售往美国的书画作品均由她经手或中介。
 没有人会否定,艺术品收藏是人类最高的精神愉悦,或许是人类本性中所能有的最持久和最强烈的精神愉悦。而我也正是从顾洛阜的藏品中体验和感受到了这种愉悦。


在这里写评论哦!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地址:广东广州 电话:13078836242 邮箱:lcockroach@sina.com
明日书苑 Power by DedeCms  技术支持:明日书苑 ICP备案编号:粤ICP备18029551号-3